嘀嗒热点

豪门通缉令,女人别跑

豪门通缉令,女人别跑
夏末的夜,从下午就一直淅淅沥沥下着雨,一向繁华的富丽广场上此刻却没什么人,三三两两的打着伞也是急着往商场里跑。此时,一身浅灰色运动服的乔楚手里攥着一个牛皮信封站在广场的台阶上,笑意盈盈的看着对面走过来的男人。“乔楚,咱俩分手吧!”分手?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雀跃的心情瞬间降到冰点,手里l大的通知书几乎要被她揉碎。
 
乔楚懵了,喜欢了六年的男人,她想把人生最重要的,最喜悦的时刻和他分享,可是等来的祝贺却是——分手!他们之间到底怎么了?为什么连一句开口的机会都不给她,就直接宣判了死刑?她以为他们是别人眼中最羡慕的一对儿,是那种毕了业就会马上结婚的。熟悉的温柔眼神已经变得没有一丝温度,总是对着她微笑的脸此时也晦暗不明,让人看不透彻。他就那么冷冷的看着她,唯有那句分手的话说的极是真诚。“陆宇,别开玩笑了!”笑着,捋了捋耳边掉下来碎发,掩饰着眼中的伤楚,她不愿意去相信,陆宇真的会说出分手的话。
 
“乔楚,你别这样,这是我深思熟虑的结果,我们两个不合适!”他的眼神中有些不耐,恨不得把话赶快说完,快的乔楚跟不上他的节奏。好陌生,那个温文尔雅,细心体贴的陆宇哪儿去了,那个每天对她说我爱你的陆宇哪儿去了?可他现在连正眼都不肯给她,眼神一直飘向路边停着的白色跑车。那是一辆对于她这种住在筒子楼的人,连靠近都会被认为污了他们眼的天价跑车。
 
这时候,车门开了,一个身着艳红色洋装的女人,瞪着高跟鞋,撑起一把同样艳红的雨伞,从驾驶室上下了车,向他们走了过来。极其不耐烦的往这个方向瞥了一眼,眼神从乔楚身上扫过的时候,尤其锐利,一脸的不屑与傲慢。“宇,好了没?”语气带着不耐的催促,嫌弃的看着这个狭窄的街道,厌恶的神情溢于言表,仿佛这不是她应该呆的地方。“我们两个不合适,那么她和你合适?”傻子也能看得出来,眼前这个男人是为了什么分手了。“她是谁?你告诉我她是谁?”“我是李菲菲,陆宇的女朋友,我警告你,以后不要缠着宇!”李菲菲下巴高高抬起,彰显着自己的身份。
 
乔楚倔强的眼神依旧挡不住眼底盈满的泪,与打在脸上的雨水交织在一起,一道温热一道湿凉。两个人从小就认识,在学校家属院这一方天地里生活的战友,几乎没怎么分开过。乔楚比陆宇小两岁,两个人是大院儿里公认的金童玉女,光说给人家结婚当花童那几乎都是每周的活动,乔楚那把爱惜至极的琵琶,就是她从小当花童赚来的。两个在一起那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,到今天乔楚才明白,存在的不一定是真理,别人眼里顺理成章的事儿,在他的眼里却变成了不合适。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  • 越不过的是你的笑

    一个清静温婉,是个乖女孩;一个冷漠疏远,是个藏有诸多秘密的少年。 即将跨入大四,田笑决定去酒吧放飞自我,却被人借酒调戏。 然后高越就轻轻松松地杀了出来,为她伸张正义...... [详细]

  • 悬壶相师

    遭遇被绿的打击后,他在家里懊恼的时候,脖子上的玉佩炸裂让他吐了几口血,片刻后,李凌知道他获得了奇遇。 “君既来之则安之,金光乃是修真界巅峰功法《昊天决》,望君好之修炼。 ”随后字体消失,李凌呆呆的看着,这对他的打击太大,这 [详细]

  • 一生余念入容颜

    一个人带在腹中的孩子净身出户了,因为被家里在丈夫与婆婆的设计我无路可走,在最卑微的时候,他的出现,让我如同毒药一样上瘾。 他说,我雷蒙的女人,必须要学会仗势欺人。 我努力地活着,以为拥有了全世界,却被一张支票甩在了头上。 她 [详细]

  • 秘密花园小城

    游玩途中,在火车上,我和她挤在同一张卧铺上。 期间不小心触碰到了她的私密处,瞬间我就心跳加速,身下变得坚挺。 待到后妈睡着后,我下面死死的顶在妈妈的两腿之间,我小心的动着腰,一出一进,摩擦的我小兄弟好爽。 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