嘀嗒热点

霸气重生之超强天后

霸气重生之超强天后
厚重的垂地窗帘隔绝了夜色,昏暗的房中只亮着一盏床头灯,晕黄的灯光柔柔的,映照得整个房间朦朦胧胧影影绰绰的。空气中浮动着带着血腥的**气息,在近乎密闭的房间中透出一股奇诡的**。
 
谢清欢醒过来已经有一会儿了,眉心微微蹙着,人却没有动弹。不是她不想,而是实在不能。身下的床铺很软,却有些潮。身体好像是被脱缰的烈马来回踩踏过,痛不可当,腰部以下完全没有知觉,左胸心脏部位一抽一抽地痛,耳中轰鸣作响,眼前阵阵发黑。
 
她记得那日夜半月明,宫宴罢后,她在回府的途中遭到截杀。夜色寂静冷肃,月光皎皎如水,身边的守卫一个个倒下,血光四溅。高手环伺,夺命而来,她坐在软轿中,清晰地感觉到浑厚的内息在闹腾了一番之后如潮水一般散去。出自皇宫大内的‘雪消融’,专门用来散功。她知道,从此后她再不能动武——天机府主,九曜名流第一人,终成虚名。记忆停留在她自断心脉的那一刻——以她当时半废的功体,杀别人自然费力,杀自己确实绰绰有余。碎心一掌,绝无活路。
 
怎会,没死?谢清欢一念及此,豁然睁眼,沉沉的目光落在古朴典雅的床头灯上。心中微微一沉:这里不是大雍,倒像是祖父手札中提到的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。单凭一盏灯,没法儿下结论。谢清欢很快又释然了:这样的时世,没有身为谢氏家主的负累,也没有身为少帝之师的责任,无须再为家国之事费尽心力,有的只是全然的轻松自在。
 
只是,对于习惯了忙碌的人,这样的轻松自在,有难免让人生出一种天地浩大不知何去何从的茫然。谢清欢在那自在与茫然之间惆怅得无意复加,耳边蓦然传来一下极其轻微的一声响,清新的水汽混着轻微的香气伴随着沉稳规律的脚步声慢慢靠近。房间里并不只是她一个人!谢清欢僵了僵,迅速回神,用尽全力挣扎着略扫了一眼。只一眼,便如遭雷击,恨不能自插双目——苍白的身躯上一片连一片的,都是青紫的痕迹,有些地方被牙齿咬破了皮肤,渗出滴滴的血珠。大开的双腿间满是红白交错的污浊,惨不忍睹。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  • 再见只是陌生人

    当年,乔苒苒甩了莫锦尧,莫锦尧记恨于心。 这次回来,莫锦尧吞下了乔家,气的乔爸一病不起,就是为了报复乔苒苒甩了他的那一己之仇。 离开莫锦尧,乔苒苒那时也是不得已,可是不管是误会还是苦衷,都已经没有解释的必要和意义了...... [详细]

  • 灿烂人生

    那天送醉酒的同事回家,我又一次见到她,我发现我越来越想她了。 离开叶楚岚家的时候,门没关紧,我便又溜了进去,发现叶楚岚在洗澡,看着叶楚岚苦苦压抑兴奋的痛苦表情,我真想冲进去抱住她,和她共赴巫山,共同享受那男女之间的美妙感觉 [详细]

  • 豪门总裁的千金弃妇

    苏文广安红豆原本毫无干系的两人,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,被命运紧紧地捆绑在一起。他被仇恨蒙蔽了双眼,一心以为她是阴险毒辣心机颇深的女人。 [详细]

  • 豪门通缉令,女人别跑

    夏末的夜,从下午就一直淅淅沥沥下着雨,一向繁华的富丽广场上此刻却没什么人,三三两两的打着伞也是急着往商场里跑。此时,一身浅灰色运动服的乔楚手里攥着一个牛皮信封站在广场的台阶上,笑意盈盈的看着对面走过来的男人。“乔楚,咱俩分手吧!”分手?简直 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