嘀嗒热点

牧神记

牧神记  秦牧漫步行走在延康,接近延康的天庭,渐渐地有了认识他的人。

  并非是所有人都将他忘记,但是认识他的,也都是过去的故人。

  偶尔的寒暄,让他的脚步慢了下来。

  这些友人没有成道,他们留守在延康,有的人归隐,有的人还在社会之中,见到他们,让秦牧感慨万千。

  他的到来,延康波澜不惊,没有人知道这个行走在闹市之中双鬓斑白的少年是何来历,人们只看到有久负盛名的老前辈来迎接他,也有风尘仆仆的剑客赶来。

  那些人有的名动天下,是居于庙堂之上的老祖,有的则名不见经传,默默无闻。

  秦牧没有多作停留,他还要去见其他人。
延康上京下京,也变了模样,让他兴致阑珊。

  夜幕来临,延康的夜色迷人,神光从一个个神城中亮起,这里的人们不必再担心黑暗的侵袭,神城的光芒让天空中的明月也变得黯淡了许多。

  秦牧仰头,天上的明月还是一如既往的皎洁,只是显得高远而冷清。

  他来到月亮上,月宫中有神女持剑舞,剑光像是梦境中的月光,洒满月宫。

  秦牧静静地站在一旁观望,过了良久,月宫中的神女收剑,这时才看到他。

  两人默立良久,相视一笑。

  三十五亿年,太漫长了,让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不再是男女之间的爱恋,更像是一种寄托,无关于灵与肉,无关于欲望和占有,仅仅是一种心灵上的寄托。

  这种寄托化作一种思念,思念汇聚成浅浅的港湾,可以暂时停泊,没有风浪,没有波澜,宁静而美好。

  秦牧与白璩儿坐在月宫的石阶上,他们之间曾经有过激烈如烈火的情感,那时他们驾驭剑光划破夜空,在虚假的天空中遨游,激起璀璨的群星,让星河为他们扰动。

  他们为彼此动情,即便是延康天幕也遮挡不住。

  那时,他们有在一起的可能,却因为种种事情而耽搁了,现在再聚,古老的神识涌动,荡起朵朵涟漪,爱恋升华,变成了寄托,无关情欲,无关未来,无关感受。

  他们说着,笑着,享受着宁静中的美好。

  良久,秦牧起身,白璩儿笑着说道:“还会再聚吗?”

  “会的,只要你还等我。”

  白璩儿目送他远去,月光朦胧,带着岁月的铅华,有着沉重却显得轻松。

  太阳升起,延康的月变得纤薄,藏在云后。

  秦牧在一艘渡船上见到了阆涴,转世后的阆涴没有了前世绝代的容颜,隔着舷窗,秦牧望着这个曾经令他魂牵梦绕的女子。

  他可以看到她的灵魂,看到她此生的种种经历,看到她前世的种种。

  阆涴似乎感应到了他的目光,转过头来,与他隔着舷窗相视。

  阆涴笑了笑,走过舷窗道:“这位兄台,咱们见过吗?你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。”

  她落落大方,尽管没有了前世的容颜,但依旧有着那超凡脱俗的气度。

  秦牧摇了摇头,笑道:“我们未曾见过,只是觉得熟悉,大概前世是故人。”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  • 小城与后妈

    小城打从他会记事开始,他的后妈就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,对他都很好。 后妈这么多年,风采依旧,还是那么漂亮,身材也保养的很好,像年轻的小姑凉。 小城长大了,从小就想着和爸妈在一起,但是现在他的思想完全不一样了,他过度依赖于后妈 [详细]

  • 重生一天才狂女

    近日有消息称,位居世界三大财团之首的童氏企业,五年前向世人推出的那款环保节能型高效燃料“可然冰”,并非天然能源。而是一种性能可以与天然“可燃冰”相媲美的,叫做“冰华”的再生型能源。 [详细]

  • 浪花涛涛

    张雪梅被蛇咬了,伤口还在屁股上,防止毒素蔓延,只好厚着脸皮,收起害羞的心理,让赵狗蛋将她把毒吸出来。 赵狗蛋哪能放过这个机会,卖力的帮张雪梅吸毒。 张雪梅俏脸都快红透了,咬着衣袖,声音颤抖的说:“狗蛋……吸出来了没?” [详细]

  • 我的女神房客

    王博今年三十岁了,本是比较年轻的主任医生,却被人陷害丢了工作。 王博家还有很多房子可以出租,王博就回了家开了个小诊所,出租房子赚钱。 当苏雅一家三口到来的时候,王博毫不犹豫的将房子租给了他们。 从第一眼苏雅就吸引了王博,这些年追求王博的女人很 [详细]